风向已变!平台紧急喊话,电商达人难逃补税关

编辑路口

  电商达人补税潮来了

  一次次“税来了”关键信号下,电商行业震动并没有随着雪梨薇娅等头部被罚,上千名主播主动补税的浪潮而偃旗息鼓。

  就像刚刚迈入2022年,或许有不少电商达人收到的第一条消息来自平台的补税通知。

  据悉,近期很多自称是京东联盟以及其他一些平台的电商达人纷纷表示自己收到了补税通知。对此,京东联盟客服回应称,这是根据国家税务政策及税务机关通知,识别到其京东账户涉及到以络方式取得的收入,需要按照劳务所得补税。

  此外,一位电商达人所展示的补税通知中还提到:京东联盟要求其规定期限内向京东联盟为其打款的专用账户转入相应税款,但最终补税金额以税务机关核定为准,如京东联盟核算的金额税务部门核算的不同,则以税务机关的核定金额为准“多退少补”。

  据了解,京东联盟是京东商城推出的一种广告业务,经京东许可的任何个人或公司加入京东联盟后,获取相应推广代码或链接进行推广,当有买家通过自己发布的推广链接完有效购买行为后,员可获得佣金。

  多条通知的发出,也说明继带货主播与网红明星后,各电商平台的电商达人成为一轮补税重点。

  值得一提的是,电商达人所面临的补税问题与之前多名主播或明星涉及到的偷漏税以及罚款不同,例如不久前头部带货主播薇娅因逃税被查所上交的“13.41亿”中包括了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以及处罚款。

  相比之下,电商达人所面临的“补税”主要集中于2020年和2021年,此问题的出现或许也是此前行业内一些不规范现象的显性表达,就像业内人士所说,虽然之前也有电商平台对达人收入实现代扣代缴,但有可能适用税率不正确。

  凡事皆有两面性,人人想要成功的创新,但有时成功的创新也会带来新的破坏。就像伴随着新风口一路走来的,永远都有火爆背后的种种乱象。

  关于纳税问题,其实早在2019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电商法中就曾提到“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依法履行纳税义务。”然而正如业内人士所说,彼时行业中的从业者收入来源多种多样,主播与平台以及经纪公司之间关系复杂等如同迷雾般的疑团都增加了税源监管的难度,难以迅速厘清。

  如今随着电商行业的成熟发展以及大数据时代的来临,无论是直播带货还是平台达人,各项数据皆能以数字化信息的形式流通,规范纳税也渐渐在强监管下被提上日程。

  据京东联盟的最新通知显示,自2022年1月起,联盟个人推客平台补贴收入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代扣代缴。

  不难看出,从去年9月曝出的“两名主播逃税被查”到此后的“上千名带货主播主动补缴税款”以及如今从多个电商平台发向达人的“补税通知”,随着多个规范化的重锤落下,那些曾在火爆风口粗狂式发展时期滋生的种种乱象,也会被一一扫清。

  火爆风口下的财与税

  “做网络推广都这么挣钱啊?”

  “又是一个几十万的补税账单……”

  从头部带货主播逃税被罚的评论区跳到数位需要补税电商达人的评论区,除了感慨行业愈发严厉规范的监管外,让更多网友感到震惊的便是来自补税账单上那些难以想象的数字。

  真的有这么挣钱吗?

  数据显示,伴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交易额持续增长,至2020年,全国电子商务交易额已达37.21万亿元,同比增长4.5%。而截至2021 年 6 月,我国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 8.12 亿人,较 2020 年 12月增长 2965 万,占网民整体的 80.3%。

  (图源:前瞻经济学人)

  有人说过,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同样的道理,每一个亿万市场正如同时代所给予的一颗糖,其中也藏着无数可以撬动的海量金矿。

  例如,伴随着直播电商时代风口兴起,选择走向直播间的带货主播越来越多。

  人社部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国直播行业从业者已超1000万人,且从业人数以每月8.8%的速度迅猛增长,覆盖用户规模已达8亿以上,同时服务于直播间的除了主播,还诞生了选品、运营、策划等多个岗位。

  (图源:《2021抖音电商达人生态报告》)

  又或者是伴随着以优质内容催动兴趣消费的内容电商、视频电商迅猛崛起,从中充当连接商家与用户之间“桥梁”角色的电商达人、帮助商家与主播向消费者提供更好服务的平台服务商。

  曾有报告显示,2021年抖音平台中月GMV破百万的电商达人数量达去年同期的8倍,至2021年8月,电商达人收入同比增长3.3倍。

  不可否认的是,多年来电商行业迅猛发展不仅重新定义了人们观念中的商业活动,从中跑出的数个风口更是对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产生了影响,由此催生了一系列的新职业、新机遇。

  然而,在这个亿万市场中,有拼命努力想要实现人生价值的追梦人,也有在金钱欲望刺激下逐渐丧失昔日初心与行业敬畏的牟利者。

  戳破行业的虚假泡沫

  “现在刷单在整个行业里已经算不上什么秘密了,就像对于我们(刷单机构)而言,以前每到购物旺季都是业务最忙的时候,不过现在有很多企业不敢再刷了。”

  就像一位游走于“灰产”行业的工作者在采访时所说,多年来商家为追求更高排名或销量而肆无忌惮地“刷单走量”早已是行业公开的秘密。

  然而,2020年5月来自税务部门的一封“风险自查提示信”却让无数对“刷单”操作习以为常的商家们哀嚎遍野。

  这封“提示信”主要说明,该企业过去几年申报的收入和电商平台统计的收益相比,相差悬殊,存在少计销售收入可能,因而需要企业对这些问题进行自我查证,修改相关申报表,补缴相关税款。

  这也意味着倘若商家经“刷单”后的虚假销售额越高,所要补缴的税款就越高,正如这位工作者透露,他曾给一家做鞋子的电商企业刷单,往年618的实际销售额大概在120万左右,如果依据刷单后的收入(号称上千万)自查纳税,最起码要纳370万。

  不过幸运的是,本着包容原则,2020年7月国家税务总局及时叫停了这场有惊无险的“补税行动”。

  然而,在行业中流窜已久的“刷单炒信”与“数据造假”并不会随着这场风波而销声匿迹。

  从以往的商家店铺刷单到如今带货主播销售额数据造假,或许想要看到种种虚假泡沫下的真实数据,唯有更加严厉的监管与处罚。

  “直播电商到底是赚快钱的价值拦截者,还是值得持续发展的价值创造者?这波直播电商查税潮或许正是一次审视与纠偏。”

  就像业内人士所说,行业的风口意味着时代给予了无数人更多的可能与选择,它并不是少数人能毫无阻力与约束地快速圈钱的借口,亦不是劣币驱逐良币以至行业虚假泡沫泛滥的理由。

  如今在行业中接连上演的“补税潮”,戳破了那个曾被无数人鼓吹、不切实际的“暴富梦”,亦戳破了那些危害行业良性发展的虚假泡沫。

  作者:电商君